生态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态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谜中谜思达地产系重组的利益角逐-【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1:14:45 阅读: 来源:生态木厂家

“思达地产系“的重组似乎并没有因为“新东家”的引入而破云见日,反而更加扑朔迷离(本报曾在1月9日作过相关报道)。

36亿元的债务背后,是一场利益的复杂角逐。

未完成的尽职调查

2月26日,是新的金基董事会对思达业主所承诺的项目复工时间。

“在政府部门的力压之下,开工没有问题,但是开工以后的效率可能就要另当别论了。”2月25日,一位债权人代表向记者独家透露了这样的细节,按照每栋楼100万元来给建筑商开工费用,即思奇·优典开工三栋楼就需300万元,思达数码国际公寓开工五栋楼需500万元,“郑州”地王蓝堡湾开工的十栋楼资金仍没有到位。“建筑商、材料商的原则就是给多少钱干多少活,不愿再为其垫资了。”

“新东家”的引入,似乎并未根本解决金基不动产的资金问题。

1月9日,“思达地产系”迈出重要的一步。北京昌金投资公司(以下简称昌金投资)和河南阳光控股地产公司(以下简称阳光控股)与原金基董事会共同签署先期接盘框架性协议,并于1月12日开始接管金基不动产、思达置业等思达系地产企业。

据了解,当时的重组条件是,不仅整个“地王”要转让出去,“思达系”的思达置业、思奇置业、广元置业、泰来置业、思达科技、思达高科(000676)(这五家房地产公司实际控制权均属金基不动产,债务最终也均归属于金基不动产)等,都要被打包卖出,然后盘活项目,上马二期工程,从市场上拿钱还债。

依据协议,春节前,这两家公司将注入金基不动产1亿元,后期追加资金将达到十几亿元。1月13日,新当选的金基不动产总裁晋野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还扬言,后续资金将通过新加坡上市的阳光控股“对接国际资本”。如此“资本实力”,项目开工费却成难题,实难理解。

据记者调查了解,重组方3000万元的接盘保证金虽已在接管之前打入政府“监管账户”,并在接管一周后打入1亿元保证金,但有传闻说,这些钱可能还没有到达“企业账户”上。

就此,记者试图联系晋野,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其一直未予回复。此前,新金基董事会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两家公司并没有正式接管,还在做尽职调查。据称,尽职调查的阻力很大,公司原负责人拒绝交出相关账目,无法了解公司的财务和经营状况。

记者得到的信息称,截至2月4日,金基不动产负债约36亿元,其中银行贷款17亿元,民间融资约19亿元。

“按照新的社会资金债务和解协议,每年20%的利息(此前高达60%),这将意味着每年金基不动产将有约3个亿的利息以及1个亿左右的财务成本,到今年年底,金基不动产的债务总额或将达到40个亿左右。”这位债权人代表非常细致地调查过金基不动产的账务状况,“金基不动产目前每天的账务费用在150万元左右。”

不仅如此,盘活项目还需要一笔不菲的启动资金。

据这位债权人代表称,目前,金基的在建工程当中没有一套可以销售的空房,在公信力缺失、承建商不愿垫资的情况下,金基不动产至少还将投入3亿-5亿元才能启动旗下已停工项目。

有知情人士甚至猜测,接近两个月过去了,重组方仍停留在尽职调查阶段,更谈不上拿出还款、经营和投资计划方案,重组方是否会“接盘”恐存变数。

接盘者之谜

这种猜测并不是空穴来风。重组方的身份至今仍罩着一层迷雾。

目前,重组方唯一浮出水面的只有阳光控股。据了解,阳光控股是于2006年3月在新加坡上市的房地产企业,总部在郑州。实际控股人为郭迎辉。

“阳光控股会不会只是一个过渡平台?”这位债权人代表的疑问也正是整个河南地产界的疑问,“大家都怀疑阳光控股的实力。”

一位河南地产界的知情人士甚至向记者透露,虽然阳光控股是新加坡的上市企业,但在当地并不算实力雄厚的地产企业,据说,在河南省内的十几个楼盘,受楼市整体环境影响,目前经营状况都不是十分良好,在郑州仅有的一个在建项目还正面临建筑商6000万的欠款诉讼。另有消息称,阳光控股代表并没有进入改选后的董事会,只派出两个财务人员。

另一个重组方——昌金投资,则是一家空壳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北京昌金投资成立于2007年12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由呼和浩特市的金育新和郑州市的牛猛(萌)两个自然人持股。昌金投资截至2008年6月的财务费用、管理费用分别是5000元、1.4万元,净利润-8009.7元,不显示任何经营记录。显然,这是一家典型的“空壳公司”,其幕后的推手会是谁?

一种说法是思达系原老板汪远思。理由在于,昌金公司的两个股东中,一位股东曾是汪远思的秘书,另一位股东的手机号码疑为思达老员工(但该手机号码在昌金开始接管金基不动产时停机)。昌金投资或是汪远思的“王者归来”?

第二种说法是刘双河。他是思达高科董事长兼金基不动产董事长。这位债权人代表向记者爆料,金基不动产的社会资金进入的三种渠道是通过思达高科(约7.4亿)、通过东鑫投资担保的实际控制人冯利华(约4.9亿)以及思达系原思达董事长李建华(约4.5亿)进入。去年8月、9月、10月,从“思达高科”进入的约3.9亿元资金“去向不明”。“既没有付过工资,也没有还过银行本息,还没有付过建筑款,也没有偿还社会债权人,会不会被隐藏起来甚至成为回购资金?”

此种观点的另一依据是,原亚细亚实际控制人晋野代表昌金投资公司出山,而晋野与刘双河都是原中原国贸老人,刘双河当初去思达集团就是晋野推荐,二人关系可见一斑。

第三种说法是郭德民。1月12日,晋野被任命为金基不动产总裁,晋野同时又任命了四位副总,但春节后,这四名副总均未到位。记者还得到消息,目前,晋野已不是金基不动产总裁,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名叫袁水生的人,而袁任命的九位副总中,此前晋任命的四位副总无一在列。

有业内人士指出,昌金投资或已出局,袁所代表的是昌金投资、阳光控股之外的第三方利益,这第三方利益或可能是大用鸡业。大用鸡业的实际控制人为郭德民,郭也是目前金基不动产大股东河南瑞德财务咨询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据说,袁水生与郭德民为同乡。有另一种说法更为直接,昌金投资实际上是大用鸡业的关联公司。

对于接盘者之谜,记者多次联系最早向汪远思提出让汪的金基控股权过户给所有社会债权人的丁积武,他只是表示,“谁也没有想到,赶走个狐狸(汪远思),请来了一群披着羊皮的狼。”

权益之争升级

金基不动产重组举步维艰,接盘者迷雾重重,但明争暗斗却未因此止步。

上述债权人代表透露,目前思达系重组仍是以河南省中小企业担保有限公司、联创投资、兴业投资三大债权人主导,重组过程不甚透明。

根据新董事会《方案》,截至到2008年12月31日以借款合同、担保合同的本金为限确认债权余额,由债权人按照确认后的债权余额选择不同折扣进行出让,资产重组方购买折扣后的债权。

对此,部分社会债权人表示不能接受。他们认为,目前控制董事会的债权人从2002年就已经开始“吃高息”,已经基本上可以保证全身而退,而大部分债权人是从2008年才开始成为债权人的,损失惨重。

据知情人士透露,债权折扣变卖对目前控制新董事会的债权人影响甚小。据其介绍,思达高科从2002年开始高息借款,控制董事会的债权人之一张爱红及其公司兴业担保从2002年已在吃高息,债权人郭锋先及其公司联创担保从2005年开始吃高息,另一债权人郭德民所代表的1000万元债权,已经得到4000万元高息。“他们虽名为债权人,实际上已成为既得利益者。”

这位债权人代表声称,如果按照上述三大债权人的方案,肯定会有社会资金血本无归。

相比于债权人的明争暗斗,重组中可能存在的暗箱操作可能更为让人大跌眼镜。

“三大债权人与接盘者之间可能还会有暗箱操作。”这位债权人代表透露,此前,三大债权人曾与上海某公司洽谈过接盘事宜,当时的条件就是不仅要支付债务的本金和利息,还有一个附加条件就是,如果项目盘活有了收益时,三大债权人要有一定比例的利益分成。“这种办法会不会效仿到与昌金投资、阳光控股的接手内幕之中也不好说。”

同时,有业内人士还向记者爆料,三大债权人正在对个别债权人的资金来源进行调查。“如果本金和利息存在没有交税等‘不合情理’的情况,该笔债务将‘暂行处理’,其真正用意在于大股东想分享这部分‘不合情理’的资金。”据这位爆料者称,按照这种调查思路,可能将会有几亿元的资金被划为“不合情理”范畴。

有一句话可视为目前“思达地产系”重组的真实写照:局连局、局套局、局破局,不断有人做局,不断有人入局,不断有人出局。

谁会是这场局的“终结者”?

枫木体育木地板

大伸筋

石家庄82年茅台酒回收价格全国上门

新疆回收IC价高回收ODM

运城MMB1418mmb防水密闭门晟浩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