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态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午夜的林投公园-【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3:12:50 阅读: 来源:生态木厂家

"放屁!一个死人难道会自己走路跑了?",分局长生气的拍着桌子大骂;"李巡官!你马上给我写一份报告,详细的说明经过!"...

这个新来的分局长,虽然说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但是这个案子也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一个昨晚在海边淹死的尸体,竟然一大早会不见?这也太让人难以相信了!

一接到报案後,派出所马上就派人去现场看守,不过..大家都是到了现场,看一下就躲起来睡觉了,谁会看死人看一个晚上?偏偏早上接班的同事一看,不得了了!尸体不见了!

林投公园,本地人没事绝不会去的地方,从大门进去是一个不小的树林,沿着树林中的小径直走,可以到一个海边,白色的沙滩形成一个海湾,十分美丽,可惜的是..再往前不远是一个军人纪念公墓,每到了晚上,在公墓的灯光照射下,显的相当的可怕...其实最令当地居民感到不安的是;这个海边有鬼!

每当有警察到这里来,不用问,也不用看,一定又是有人淹死了...

而且,这里的鬼很凶,要是有谁坏了它们的好事,它们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人!...三年前,一个村长不顾大家的反对,在公园入囗处设置了一片告示牌,警告外地来的游客注意安全,此地己为县政府所关闭,禁止进入...

在第三天的清晨,一个年轻人骑车撞上了那片告示板,血溅满了整个板子,第四天晚上,村长也莫明其妙的被发现死在沙滩上!

我静静的听着这位老伯说完,心中却浮起主管的话:"发仔,阿丰,我把这个案子交给你们两个去办!虽然这不是我们的事,不过...我坦白说好了!我快要升官了,可是还差一点...这次如果升不上去..以後恐怕就难了,所以,你们破了这个案,我一定能升..."

我打断这老头的话;"阿伯仔,你知道那个死人怎会不见?知影是谁去搬走?"

这老头冷笑一声:"哼!谁会去搬?是被鬼叫去的啦!你们也不用赶着找啦!不用三天,不用三天他就会回来带人啦!"

这句话我不明白!我赶忙问:"谁要回来带?要带谁?"

"我年岁也有了啦!不怕他来害我!"你爸"活够本了,怕杀小?干!大人你要知,我就说给你听...咱们这里啦,七年一醮,每次作醮的前一年啦,鬼王会来抓七个人啦,他会先叫一个人去,再放他回来找啦!每次都这样!你看就好!不用三天..他就会回来找人!明年就要建醮了啦!你就看就好啦!七月以前一定要死七个人..."

这些话我压根就不信!我向他道了谢就走了,到现在我还是认为这是一件人为的事,可能还包括了犯罪行为...

我回到所里,看了一下现场的相片,很奇怪,就是尸体不见了,白布,草席都在...也没有脚印及其它痕迹...实在想不透!

到了傍晚,会长回来了,一语不发给我一些文件,是从县政府拿出来的,我看了一下..是该地的每年意外死亡统计...平均每年死亡人数都在五人以上,...有几年特别多...!我心里一惊..在心中推算一下日子,和那个老伯说的..不谋而合!

我急急的打开档案柜,找出以前的失踪人囗记录和无名尸记录...除了有二次没有记录外...每一次有尸体失踪,一个月内就跟随着会有七人在该处溺水死亡...我觉得一股寒意从背後传了上来...

会长又拿给另一些影印文件,是县志...里面写的全是文言文,大约是清朝年间的...里面提到有一个道士曾经建言该地是鬼门,最好能建庙来克制...再看另一份..是民国七十二年的,政府打算开譬公园时一位不知名人士写来的,也是提到绝不可行,并建议最好能将该地海滩破坏,以绝後患等等...直到七十六年的一份评估报告中提到:该处海滩为标准的"断层沙地", 并有数股强烈的海流经过,并不宜作为海水浴场...

所谓的"断层沙地",我并不懂,不过我知道那里的沙滩,往前走三公尺还只是到大腿而己;如果再往前走三公尺水就高过腰部,再往前一步的平均水深是三点二公尺..有许多外地来的就常是因为这样才发生意外的!

我立即打电话给主管,向他说明目前我们所查的情形...主管只是要我们特别小心..

"会长!走..我们去找人!",我抓起外套立即就和会长出门要去找白天的那个老伯!

还没下车我就觉的有事发生了! 我急忙和会长下车..那个老伯竟然失踪了!他家人说我走後他就跟着我出门...这下..我希他没事!

我打电话找村长来,村长说也不知道...我转述这老头白天所说的话...村长听了之後脸上露出惊慌的表情说:"...他出去多久了?我们快去海边!..喔...不..当我没说!!"

村长一定知道一些什麽事! 我立即说:"好!我们去!",村长急急摇手:"不..不..不要去..去了只会.." 还是不肯说!我拉着他:"把话说明白!不然我现在就去,而且一定会拉着你一起去!"

村长发出绝的声音:"我不知道..我都不知道..不要问我.放开我!" 我纠着他的脖子,不断的逼问...他终於说了..和那个老头说的一样! 他还叫我们去找一个人,离这开车要四十分钟...叫我们去问他..

我一刻也不停,因为自己内疚吧!

那个人姓张,自称是张天师的弟子,年纪蛮大了,问明我

们的来意後, 想想了一下..说:"嗯..我去试试看..不过...也不用说那多!我跟你们走! 我收拾一下东西..."

在车上,他说那个不见的尸体己经回来了,而且也一定在那附近,如今如果不把他纠出来,七月一过,一定要多增意外!

我有点迷惑...什麽时代了..我竟然会相信这个?说不定那个老伯只是出去一下而己...张法师要我去找几个流刺纲渔船来帮忙..(台语叫:放拎仔船)..我心中一直考虑着..该不该听他的?

事实上,我自己很明白! 我只是要找出那具不见的尸体而己!我犯不着扯入这一大堆的混水之中!

让我的主管升为二线一星的人事室组员,我也才能方便的调单位,这些年在外头奔波,实在很累了...我想回去故乡,陪陪我年老的父母...

我要回家! 我转过头用十分冷漠的语气告诉那个道士说:"我只要找出那具尸体!不管你用什麽方法,我可以去找渔船来,不过...你玩我的话...我一定让你在这里混不下去!你不妨试试!"

"你有你的目的,我也有我的目的...我十分肯定能找出它来,只是我没有?旆ㄈプ?..我也不是那种傻人...",道士缓缓的说着.."你放心!我一定让你能交差!"

我们回到了派出所,才一进就有电话来..我从值班手中接过电话,是一个我朋友打来的,他住在林投公园的对面,他告诉我有十个年青男女进去公园了...

可恶!正值多事之秋,这些家伙还来赴死?我马上向主管报告,要主管派人去将他们赶出来。

主管听了之後沈默了一会儿...说:"发仔,你还是不懂...你听过一句话?[没有犯罪,没有绩效]..."

是的,我知道主管的意思了...如果我叫一个小偷不要去偷东西,那我什麽也没有!可是如果我等他偷了之後,再去抓他,那我就有绩效!

"如果,我等到他们发生意外後再去救人...也许真会因此而死人..出事了我再去救..我和我主管会有嘉奖..反正,死的人又不是我...我现在去挡住他们... 他们当然不会有意外!而我也当然不会有嘉奖!"

我楞了一下...人命关天...

主管笑着说:"..嗯..你懂了..这件事就交给你全权处理..你看着办..." 说完就签出返家了。

主管等於什麽都没说!我出了事..他一定没事,我作对了..两个人都有好处.. 看着办?我该不该自私?

"小发...我...我想,我去看一下...怎样?",会长也知道我的难处,我的积分己经可以回家乡了,但是就是调不走...

我苦笑了一下:"当然去看看...不然真叫他们死在那里?"

我让会长去..而我立刻打了电话叫本地的几个有渔船的人过来...

在备勤室中,道士开门见山的说出要在公园内打捞尸体,这些船东每个人都摇头..."不是我们不肯!开玩笑?叫我们去死是不是比较快?" "从以前到现在,你自己说,有谁会把船开去那里?不是说怎样...那里那麽"脏" ...对不对..没理由要让我们去..." 大家七嘴八舌的向道士说着...

我冷笑一声,将手中的茶杯甩在地上...

一下子没有半点声音,静了下来...我还没出声前,没有人敢再多说一句... 这些人,每在人都在走私,或多或少而己,除非有必要,我很少去干涉他们,只要不给我弄一些毒品,枪只,我也不去管他们...当然!每个月都有...

我对这些人从来不客气,我站起来,顺脚翻桌子..桌上的茶杯掉了满地... "嗯..阿顺仔..是不是要我拿钱请你们去干?",我将他从椅子上纠起来.;"干你娘! 你最近在干些什麽..?当作我不知道?嗯..?"

该怎么辨别心绞痛

湘雅干细胞治疗卵巢早衰还能生育小孩吗

莆田哪家医院有试管

沧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