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态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爱情从楼上掉下来-【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1 10:56:33 阅读: 来源:生态木厂家

苏小蔓住三楼,阳台上支了一个架子用来晒衣服。原先上面住的是一对老夫妻,不知什么时候搬走了,然后住进来一个男人。不就之后苏小蔓的晾衣架上开始出现年轻男人的衣物,她想,这个人这么粗心?

第一次掉下来的是件T恤,黑色与暗蓝的条纹,领口的地方是灰褐。苏小蔓很喜欢这样颜色的衣服,淡雅着装的男人应该有很好的修养。

晚上有人敲门,苏小蔓跑去开,门口站着一个被俗称为高大英俊的男人。苏小蔓有点发懵,问你找谁?高大英俊的男人说:“对不起,我来拿衣服,我的衣服掉下来了。”苏小蔓明白过来,从沙发上拿起那件衣服递过去,随口说:“这衣服挺好看。”英俊的男人脸上露出笑容道:“我是你的新邻居,我叫宋斯如,请多关照。”

后来苏小蔓回想到这一节时,就会想是不是当初自己太主动了,因为从那时起这个叫宋斯如的男人就隔三差五地来敲门,台词不换,只多一个字:“我的衣服又掉下来啦。”

这一个又字让苏小蔓心里好气又好笑,哪里有这样频繁往下掉衣服的,仿佛他的衣服撑没有弯钩,只要稍有风吹草动,立刻自由落体,从四楼处向下,然后在三楼自己的窗前勾搭上一处挂住。再然后到晚上八点,门铃准时响起。

习惯成自然的缘故吧,后来一有衣服下来,苏小蔓到了八点就拿着所掉之物往门口一站,听到脚步声把门打开,衣服往外一举,然后加一句评论:“这衣服好看。”或者“这衣服,不适合你啊。”

这天晚上,闺中密友蓝沙跑来苏小蔓家里诉苦,这是她这半年来第N次的失恋。苏小蔓说,沙沙,你也该静下心来了,难道那么多人中间就没有一个你中意的?蓝沙哭丧着脸,说要么营养不良,要么就是营养过剩,这年头,俊男都跑到大西北去垦荒了?苏小蔓作了长辈状,说,你可别学乔小姐选郎那样,到头来一场空。

这个时候,门铃响起,苏小蔓知道那必定是宋斯如来拿他今日掉下来的衣服。蓝沙问,这么晚了,还有谁来?苏小蔓说,没谁,楼上来拿掉下的衣服。然后从沙发上抄起那件斜条衬衫走到门口去。蓝沙跟着出来,一眼就看见了宋斯如那张英俊的脸,一下子整个人如同生了根一样,动不了。

等到宋斯如拿了衣服道完谢走了之后,蓝沙还没回过神。苏小蔓推一把,张口就来了一句:“小蔓,原来俊男都跑到你楼上来了。”苏小蔓一脸不在意,说我才不要他呢,那么粗心的男人,以后肯定没好日子过。

蓝沙狡黠地扑闪了一双大眼睛,说“怕不是吧,网上的那个叫“雍穆贝勒”的男人,你是不是对他有意思?”

苏小蔓脸上立刻换上有副陶醉神情:“他周末约我见面,沙沙,你看我去不去呢?”蓝沙没好气:“明明做好准备去赴约,还来问我做什么?”

苏小蔓拿了杏眼瞪过来,蓝沙不管,趴到沙发上看起电视:“瞧你床上堆的衣服,选好了穿哪件没?”

周末晚上七点,中央饭店旋转餐厅。那个叫雍穆贝勒的男人长的一脸俊秀,长发及眼,鼻梁高挺,性感的嘴唇薄如两条简练的笔线,微扬着迷人的笑。苏小蔓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见面的网友也有一大锣了,这一个最满意。她想,若此刻蓝沙在场,必定又是一番唏嘘感慨:“怎么俊男都被你碰上了呢?”

或许两人对彼此都觉满意,于是话不断口,酒不停手。一时间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几番下来,苏小蔓的眼前开始发花,灯光黯淡了,俊男也变形了,口里支吾着絮叨起来。雍穆贝勒走过来,在她耳边慢慢地吹气。苏小蔓慌乱起来,支撑着身子站起来,却感到自己被他架着不知方向地走。

苏小蔓问,这是去哪里?然后她听见雍穆贝勒的声音从一个绅士变成了一头色狼:“去我们的房间啊。”

苏小蔓想喊,可哪里喊的出来,胃里是酒,喉咙也是,满满的连气都快透不过来。苏小蔓想,坏了,以后怎么见人啊。心里的急加上胃里的酒精,一时间统统冲到脑袋,然后身子就倒了,再也听不见看不见什么了。

醒来,阳光穿过蓝色的窗帘射进来。恍然间想起昨天晚上的片段,一下子惊出一身汗。第一个动作就是掀开被子检查衣服,奇怪,竟然除了外套和鞋子都在。再环顾四下,咦,这不是自己家里吗?

揉揉眼睛,捏自己一把,没在做梦。苏小蔓糊涂了,难道昨晚的是场梦?不过心里高兴起来,没犯下错误就一切ok了。于是,换上浴袍准备冲个澡,洗掉昨天的晦气,却没想一出卧室的门就惊叫起来,因为她看见,沙发上躺着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再仔细一瞧,不是雍穆贝勒,而是楼上那个几乎日日掉衣服的宋斯如。

喊来了蓝沙,两个小女人左右出击,几乎是审犯人一样地盘问宋斯如。可怜宋斯如本来一场英雄救美到头来,如同自己是恶棍。

最后弄清楚了,原来昨晚宋斯如也在中央饭店里陪客户吃饭,远远看见苏小蔓却因为忙没来得及打上声招呼。后来宋斯如看见她被一个男人拥着往楼上的客房走,心里起疑,便走过去问。

几句话下来,那个男人露出马脚,一把扔下怀里的苏小蔓,夺路而逃。不过这一切发生的时候,苏小蔓已如同一个木偶,不醒人世了。

事实弄清楚了,审讯结束,宋斯如沉冤得血,蓝沙喜笑颜开,絮絮叨叨地说起宋斯如的义举,直夸苏小蔓碰见贵人了。只有苏小蔓摆了一张落寞的脸,泪水呼呼地往下落。这一场有惊无险,但毕竟心里还有些难过,一个人坐到沙发上呜咽起来。蓝沙拿眼瞪向宋斯如,宋斯如还处在劫后的余悸里,惶恐地看着她。蓝沙忍无可忍,“你是猪脑袋吗,还不过来?”

招聘网

找工作

找工作

招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