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态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天使投资转型机构化正规军

发布时间:2021-01-21 17:44:56 阅读: 来源:生态木厂家

天使投资:转型机构化正规军

[ “一个团队的经验及其对企业的帮助远远超过个人的能力。”张永汉说 ]  “如果早期天使的成功率是十分之一的话,我们希望通过机构的方式做到十分之二、十分之三,把成功率尽可能加大。” 华欧创投创始合伙人张永汉说。  近两年来,伴随着独立天使投资群体的日趋庞大,以及每年迅速增长的投资额,这个群体开始尝试更大限度地聚拢资源,从过去的个人行为逐渐向规模化、机构化转型。  张永汉就有这样的想法。他告诉记者,“我们想尝试走一条机构化的天使模式,通过团队来做天使投资的事情。” 他很肯定地说,这会是未来天使投资的趋势。  机构化天使浮出水面  天使机构化运作最早发端于美国硅谷,硅谷天使投资人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创办的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对每个项目投资2万美元~3万美元,占股5%左右,给每个创业者安排教练,并且有创业课程辅助。  而天使投资圈的形成可以看成是国内天使投资机构化的最早雏形。  曾在Google负责产品、技术业务的周哲在2008年当起了天使投资人,他投资的项目一般都是通过朋友的关系介绍,在这个天使投资人的交友圈子里,通常一个天使会把自己觉得好的项目推荐给其他的天使,最后促成几个人一起投资。  在中国天使投资人俱乐部倡导发起者曾玉看来,目前国内已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天使投资群体。  而真正将天使投资机构化落到实处的领头者,是2009年3月由连环创业家杨镭和欧洲天使投资基金山友集团共同发起成立的泰山天使创业基金。  该基金的网站介绍,首期美元基金规模为数千万美元,一般投资规模在20万美元~50万美元,与合作伙伴的联合投资额度可达200万美元,并保持每年投资7~10个项目的节奏。  泰山天使创业基金在借鉴国外成功的机构化天使的运作模式后,做了部分改良与延续,比如为创业者提供办公场地。  同年,李开复创办创新工场,模式是提供种子基金,通过对早期创业者需求的资金、商业、技术、市场、人力、法律、培训,帮助创业企业顺利启动和快速成长。  之后的2010年,华兴资本CEO包凡联合投资界后起之秀陈科屹创办了锁定早期甚至天使投资的险峰华兴,这个规模为1亿元的第一期基金的投资规模通常为100万元~1000万元,其中不少企业在注资时规模还不到10人,甚至还没有注册公司。  而以“投得快,管得少”在天使投资圈中声名鹊起的徐小平,在2011年也彻底把他的投资事业机构化。  2011年初,徐小平成立了真格基金,在之后不到一年时间投了80多个项目,去年年末,徐小平甚至把红杉也拉了进来,真格基金与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资成立真格基金二期,资金总量约3000万美元,红杉与真格各投资50%。  几乎在同一时期,天使投资人蔡文胜创立了4399创业园,以提供“2亿用户+2亿创投基金”的模式,采用入股、纳入公司成为旗下工作室、投资等形式进行规模化投资。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机构也在寻求转型:同创伟业设立了梦工厂,第一只总额约为3亿元的早期基金已经募集完毕;达晨创投的第一只早期基金预计将于本月底完成募集。  机构化管理  组建天使正规军,个性化很强的天使投资走上机构化管理的道路,背后其实有着更深层的原因。  清科研究中心的观点是,鉴于中国目前投资的膨胀度,下一阶段竞争的优劣将聚焦于投后管理方面。而这恰恰正是天使投资人的弱势之处。而在张永汉看来,虽然天使投资群体已成气候,但以个人为单位的天使投资人由于投资项目的数量诸多,往往对于后续项目的发展没有时间精力去管理。  通常而言,每个创业项目都有各自的短板,在获得资金的同时,也亟须体系化的辅导和帮助。“天使投资更适合用机构的方式去做,这样可以给到创业早期的企业更多的帮助。”包凡认为,虽然目前知名的天使投资人都已有成功的投资案例,但对于长期运营的基金来说,要真正做好市场,使之朝着良性可循环的方向发展,机构化是比较理想的模式。  与其有着相似观点的泰山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陈亮表示,给企业投钱是次要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价值,而如何为企业提供更多的后续增值服务、帮助企业走向成功才是机构化天使最关键的价值所在。  目前,张永汉的计划就是聚拢所有的资源去帮助创业者,不仅提供资金,也提供全方位的服务。比如针对初创企业的战略、方向、管理、团队的组建以及社会资源的对接整合等等。  “一个团队的经验及其对企业的帮助远远超过个人的能力。在一个团队的运作下,各方面的专业化人才会在企业发展的不同时期,为企业提供所需的帮助。”张永汉说,“透过这个社会化资源网络,企业可借助这个平台来提高创业成功的几率。”  然而,也有投资人对机构化天使持不同的意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人向记者表示,天使投资其实是民间的投资行为,最好不要机构化运作,否则很容易会界限模糊,成为早期投资的VC,相反不利于行业产业链的发展。  国家科技部科研条件与财务司副巡视员邓天佐曾在公开场合直言不讳地指出,国内并不缺乏后段的赢利基金,相反创业企业最急需的是种子资金。“在大量科技资源里面真正能形成科技种子的企业并不多,能否顺畅地生根发芽长叶固然有其客观自身的规律,但如果有人愿意在这块沃土上沉下心耕耘,发现良种并加以精心地呵护和培育,这些优良的‘种苗’就能健康成长。”或许这才是机构天使的真正价值所在。

呼市好白癜风医院是哪家

沈阳妇科做无痛人流比较好

北京检查白色糠疹费用多少钱

杭州人流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