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态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医院遇到白衣天使感觉自己恋爱了

发布时间:2021-01-03 01:21:16 阅读: 来源:生态木厂家

我有很多张面孔,也有很多个名字。我有一双看似普通却异常灵巧的手。这双手沾满了血腥罪恶,也承载着贪婪欲望。人们叫我赌场天王、千术大师、情场浪子、阔绰金主……恨我盼我死的人和爱我为我疯的人一样多。

我,是一个魔术师,也是一个牌桌圣手。我的一双手,给我创造了几辈子都用不完的财富。我虽然很丑,但在我的身边从来就不缺少女人。她们总是‘智哥智哥’的叫着我,主动的把我的手,往她们的怀里塞。

我的一双手,就是上天送给我的最好的宝物!

很多常人没办法做到的细活,我却一下的就能学会……而这,也包括千术在内!

我十二岁那年,我爸突然的去世了,一点征兆都没有。而我那个名义上的后妈,正凄凄惨惨的抹眼泪。表面上是哭得很伤心,但我却分明看到她手里抓着的我小姨给我用来上学的钱,唇角的是一阵窃喜的笑意。

我看着她,一边是拽着小姨的裙摆,呆愣愣的问她:“小姨,我爸这是怎么了?他为什么要躺在棺材里啊?还有,为什么大家都在哭啊……小姨小姨,去世又是什么意思啊?”

对于这些问题,小姨却并没有和我解释。

她哭着和我说:“小智,去世的意思就是……”她的话卡在了这里,却并没有和我解释完。在葬礼举办的那几天里,我一直追问着这个问题。但小姨却是对我缄口不提,始终都不和我说清楚。

在我爸下葬的那天。

天空阴沉、大雨磅礴。

我抬头看着灰色的天空,心里突然的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我,王小智,没爸爸了……

“小兔崽子,还在这里楞什么!”一只手扭住了我的耳朵,弄得我很疼:“赶紧回家给我做饭去!老娘总算是不用伺候那个死男人了。”

我听见她刺耳的笑声,得意而张扬。

就这样,我被跌跌撞撞的拽回家里,推到灶台上,踩着板凳做饭。

一连好多天,我都没能缓过来我爸已经死了的事实。

我后妈则是当天就和一个男人脱了衣服纠缠在一块,经常突然一起哈哈大笑,或者扭来扭去,神情癫狂。

我爸死了,她好像一点都不难过。

那时候正是暑假,我端着菜放到桌子上,低声地开口问我上学的事,得到的却是一巴掌。

“学有什么好上的?好不容易你那个短命爹死了,你就不能让老娘快活一段时间吗!”

“我告诉你,我才不会花那个钱,管你吃饭就不错了,少跟我蹬鼻子上脸!”

眼前的女人面目可憎,因为哭了太多天,我已经很虚弱了,被打了这一巴掌更是直接摔在地上。

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猛的从地上爬起来大吼:“我小姨给我的钱就是用来上学的!”

“嘿,你个小兔崽子还敢跟我顶嘴?”

我被那个很讨厌的男人拽到了厨房,脑袋被摁在水槽里。

“真是跟你爹一个样子。”他好像笑了,手上的力气很大:“上学?你他妈别想着老子能赚钱供你上学!”

水槽里全都是油污和菜渣,我被摁下去很快就撑不住了,脑袋发胀,肺里像是要炸了一样。

或许是求生的本能让我拼命挣扎,他一时没抓住我,被我给推开了。

刚从水里解脱,我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一抬头,就看到我刚刚用来炸东西的油锅被那个男人砸过来。

“妈的竟然敢踹老子!”

那里面,可是刚刚沸腾过的热油啊!

我根本没力气躲开。

‘哐!’

“啊啊啊啊啊!!!”

巨大的疼痛让我本能的惨叫起来,眼前模糊一片,只看到那男人惊慌失措的后退,和跑进来的我后妈。

“妈,妈啊!”我朝她伸出手,鼻涕眼泪糊了一脸“我疼!我好疼,妈……”

“妈你救救我,我以后不上学了啊……”

“妈啊!我好疼啊!”

可我只看到她一边后退,一边将自己脸上的慌张变成了满不在乎,扭头冷哼:“炸东西还把自己给炸了?真他妈烦,别管他,完事就说……”

后面我已经听不清了,只突然明白我后妈一点都不在乎我的死活。

最起码和她的快活相比,毫无可比性。

身上的疼让我一下子晕过去,等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一片雪白,我还以为我到了天堂。

要不是身上还疼的话。

“你醒了?”

一个很温柔的女声。

我扭过头去,看到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坐在我身边,她眼睛又大又美,飘飘长发垂在了她的胸前,脸上则是满是温柔。

那种眼神和我爸很像,后来我才知道那叫疼爱。

“身上还疼不疼?”她看我不说话,微微皱眉,轻声道:“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呀?”

我摇摇头,眼泪突然掉下来:“身上疼……”

看我一哭,她马上有些惊慌的给我擦眼泪:“小智乖,我现在去叫护士姐姐给你看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越是温柔,我就哭的越伤心,把这些天全部的委屈都哭了出来。

时间久了,我就慢慢的睡着了,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在说话。

“身上的还好说,但这张脸……哎……”

“医生,拜托你一定要尽力治好他,这孩子还这么小……”

等我再睁眼的时候,是被疼醒的。

一睁眼就看到我后妈正面目狰狞的扭着我的手臂,像是想把我掐死一样。

看我睁开眼睛,愣了一下后就不屑的笑起来:“我就说这小兔崽子肯定跟那个死男人一样命硬,哪那么容易死!”

最后一句,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你干什么!”

之前那个漂亮姐姐冲过来,将我后妈推到一边,愤怒的护着我:“别以为我不能把你告上法庭去!”

“你!”我后妈被这句话吓到了,冷哼一声:“虽然不是我生的,但也是我的儿子,我是不可能坐牢的,你一个出来卖的婊子……”

“啪!”

漂亮姐姐直接甩了我后妈一巴掌,脸上表情激动:“别以为我不知道王军哥是怎么死的!”

王军就是我爸的名字。

“你知道什么?”我后妈一下子惊慌起来:“你别血口喷人啊!那男人就是自己喝酒喝死的,关我什么事!”

“到底是不是,你心里最清楚。”漂亮姐姐冷哼:“小智的治疗费用我会承担,以后你跟这个儿子就没有任何关系。”

“嗤,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就自己找罪受吧。”

我后妈冷笑了一下,转头就趾高气扬的走了。

仿佛她忘了当初落魄街头的时候,是我父亲一手救了她的,更忘记了我父亲为了她,被那些混混砍伤的事……

潍坊看男科病哪里正规

导致卵巢早衰的几个因素

甘谷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