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态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联想控股上市头天柳传志A股有泡沫投资者赌博式地买股票

发布时间:2020-07-21 10:54:30 阅读: 来源:生态木厂家

联想控股于今日(6月29日)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开市报43.15港元,尽管股价一度升逾1%,但随着两地股市一路飘绿,联想股价最终收报42.95港元,比招股价微跌0.07%。在随后的联想控股H股上市媒体见面会上,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与总裁朱立南答了相关记者问,虎嗅摘编整理。

陆港股市都在跌,但柳传志相信股市泡沫会破、联想长线可靠

记者:柳总从上一次带领联想集团上市到这次带领联想控股上市,在您人生当中已经达到两个巅峰,在跨越完第二个巅峰之后有什么个人计划或者打算?

柳传志:我是一个不认可什么船到桥头自然直的人,从来都是喜欢为自己设计,尽管可能走的路上跟预先设计会有不同。联想控股上市以后,朱立南他们的担子肯定很重,但是我会和他们一起,直到一直我们上市以后是在走上坡,而且队伍很成熟、投资人认为我们很成熟的时候,我会退出下来和家人过超安逸的生活。记者:柳总,您在上市仪式上特别提到以后上市之后公司表现要对得起长期投资者,可见您对短线波动不是特别在意,同时我也注意到今天南华早报头版头条登了您对内地A股的一个看法,您劝投资者不要在意短期起起伏伏,您对A股长线是比较看好,对A股长线看好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柳传志:在咱们国家里在怎么用好金融,怎么能让资金更好地给企业助力,在这个问题上一直是国家领导层面所谓顶层设计要考虑的内容。上次李克强总理特别谈到了要把居民储蓄更好地转移到投资方面去,这个话真的是一针见血。但是投资方面,股市肯定是一个重要方面,股权投资也是一个方面。但是在股市上,现在有很多泡沫,比如说除了泡沫之外,国内有些投资者会有点带有博彩心理,赌博式地对待所买的股票。而股市的本质是希望好的公司拿到钱做得更好,然后被投资人认可后能拿到更多的钱。但是这个逻辑有没有实现呢?国家还有很宽松的政策余地,比如批准制改为注册制。

今天香港能做到的,国内一定能做到。只不过我们确实在前面要有一段改正的时间。首先是领导层的决心和管理层无私的状态,现在我相信能够做到。再加上国内像新三板,上海准备开的股市等等,泡沫的存在确实是有的。股市到后来的情况是,泡沫该破灭的破灭,好的企业该起来就起来。我们在香港这些年有很深的印象,97、98年,香港联想集团一路往上走的时候,香港大市并不好,股市非常不好,可是跟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关系,只要业绩大幅度坚挺,你就往上走。而我就怕业绩跟股价完全脱钩,完全被其他因素所左右。所以我跟朱总当时商量把这个定为选择在哪上市一个重要条件之一。

记者:您看盘持续了很久,神色比较严肃,您当时是在考虑什么?

柳传志:因为这次发售,定向占相当比重。这说明定向投资者确实对我们非常的信任,尤其是基石投资者。在我们股价没定以前,你说多少钱,人家多少钱都购买。我们当时确实心里想,我们这个长线会对得起人。但是当这个股市,真的往上猛走的时候,其实我心里还是有点担心,我真的害怕股市过高以后,突然间下来后对不起人。香港的股市在团队路演的时候一路往上走,到最近下行。我们自己可以问心无愧说我们是看好长线的,但是内心还是不愿意。你说我们多拿10、20亿港币有多大意思?其实我们真的完全是真心话。朱立南:我们今天香港股市跌了7-800多点,A股跌到了4000多点,大市跌的比较厉害。柳总主要担心让人亏钱。我相信如果股市合理地大市情况下,我对我们股票还是有信心,不管短线还是长线。

联想控股上市后主要投资和业务方向如何

记者:联想是一家追风的企业,未来会有像投类似于滴滴打车等这样风口类的行业吗?

朱立南:我觉得我们在打车行业看好,本身说明还有很大机会。其实跟柳总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正好我们投资神州租车,神州租车后来衍生出了神州专车。目前,我们只投资了神州租车,它的业务模式跟滴滴打车完全不一样。正好柳总的孩子勇敢进入了这个行业,我觉得这是非常正确的选择。其实我们已经在参与这个业务,神州租车也在面临互联网转型。我们现在投的业务除了传统业务之外,还有翼龙贷,农业的云农场等等,都是挺酷的业务,也不仅仅是传统服务业,我们还要在如何拥抱互联网,互联网重塑传统行业下功夫,当然会关注风口上的好企业。柳传志:消费服务类业务一定要努力去做,因为有这么几个大的机会。最根本的机会是中国中产阶级人数已经顶上欧洲好多国家了,他们有需要。而在需要之中,确实在我们国家以前的政策可能限制了某些需要。打开这个政策后,当然就是一片空间。另外还有出行行业,租车行业,这都是我们未来投资发展好的领域。记者:联想控股上市之后投资的方向会聚焦在哪几个方向?联想控股投资公司上市的模式在全球是比较新颖的,是投资+实业双轮驱动,联想控股作为投资控股公司跟其他投资公司有什么不一样?

朱立南:我们方向还是很明确,消费、信贷、金融等重点领域,当然会考虑跟互联网结合的创新服务,不完全是传统服务概念。作为我们公司业务模式,投资控股公司在业界还是比较少,中国比较少一些,中国是主业之外简单的多元化发展,而不是系统设计的结果。但是在香港、亚洲国家是非常多的投资控股公司模式,我们跟他们还完全不一样,两者之间有非常强的协同效应,这一种也不是特别多。对我们而言,未来一方面加强财务投资,除了用投资手段进入之外,还要用实业方法去支持服务发展这些企业,希望能培养出好的优秀企业。

正好讲到业务模式,我们有三个协同效应:第一,三个投资平台从孵化器到早期风险投资、PE这之间本身就有互动,前后级关系、公众关系、分享信息做法。第二,跟打造核心企业之间也有很强的互动,比如拉卡拉、神州租车就是我们例子。第三,被投企业之间,我们努力创造相同协调效应,帮助在大平台下更好发展。三重互动还是我们比较好的特色。记者:上市之前,联想集团占集团总资产是90%以上,上市后,现在拿到100多亿的资金,预计将来多长时间联想集团在你们整个控股里面会相对来说占少一点的份额?只要这次融资还是需要不断融资?

朱立南:如果您观察几年联想业务结构变化,你会发现联想集团在我们整个业务当中比重逐年降低。主要原因不是联想集团做得不好,而是有其他业务越来越起来了。你刚才问到营业额,营业额当然联想集团要占很大份额,但是对多元投资控股公司来说,更重要是价值比重以及利润比重。我们价值和利润比重在30%-40%之间,说明联想控股这个模式会越来越多元发展。当然我们希望联想集团继续发展,但是其他业务发展,因为体量小、业务新,相对而言发展会越来越大。

融资方面,我们是多元融资方式,上市只是开辟了一个融资通道,原来我们有长期的债务方面以及其他方面融资。我想随着企业发展新的阶段,什么时候我们考虑在新的价值下我们再去多批股、融资,这都是未来要考虑的事情,但是现在没有具体打算。记者:联想控股除了联想集团是全球布局的业务,其他的业务都是在大陆投资的,它的业务方向是怎样的?

朱立南:从全球扩展、全球化资源配置角度,我们有三个方面做法。第一方面,站在联想控股角度我们如何去寻找全球范围内好的投资标的。现在我们已经在欧洲有办事处了,已经开始金融服务行业,在系统地寻找机会。第二,帮助我们下面的被投企业如何走向海外。比如我们农业在智利买了农场,其实就是开始把海外和国内业务有机嫁接起来。第三,我们的财务投资部分,像弘毅已经把跨境投资作为重要投资主题,买了Pizza Express,就是这个主题下具体表现。不管财务投资,被投企业、核心资产,控股整体都是从这个角度发展。

记者:未来会在战略投资还是财务投资哪里增加你们投资比例?你们会不会说对于现在有一些PE退出比较难,你们会不会考虑降低退出的收益?

朱立南:我们新募的钱既会战略投资,也会财务投资,毫无疑问战略投资是重要方向。早年培育这几家机构,他们回来的现金流已经支撑了。除非三个投资平台继续扩大非常大的规模才会增加比较大投资,否则基本上的话,财务投资部门靠自身循环已经可以解决。所以我们会把主要钱投资在战略投资,构造新的核心资产。

联想未来发展有何可能

记者:柳总近一段时间多次提到不确定性问题,您多半是从企业和联想本身发展这个角度来谈这个问题,但是我想您从我们国家这个层面谈谈这个问题。

柳传志:第一,政商环境的不确定性。现在国家对企业展现了一个强烈的感觉就是科技创新,商业模式创新,大家都有不确定性。也就是这一两年,互联网+如火如荼。这些东西都来得这么突然。而未来更大的不确定性是技术环境的问题,这个大家会知道后面在物联网出现,人工智能出现,物理系统改变和互联网结合,又会对整个人类带来更大挑战和机遇。这些作为一个大的企业要考虑,国家要考虑。

记者:现在有一个说法,好的公司都到境外上市,没在A股。联想集团、联想控股都在香港上市,未来旗下控股的公司有什么打算?

朱立南:红筹回归很热,有些企业在境外价值被低估,他们觉得应该回到A股被正确认识。但是我自己认为不管在哪个市场,只要企业做得好,价值总会体现出来。阿里巴巴在美国也得到认同,腾讯在香港,百度也没有听说要红筹回归,其实见仁见智,总体我认为在公开透明国际化市场,真正把公司基本面做好,一定会得到市场认同。记者:您会在多大程度上看中联想控股的市值,像BAT、复星、万达,你们跟他们还有差距,你怎么看?

柳传志:我们就是把自己战略好好制定好。有的时候我们需要认真去学习人家的特点,去比较、去学习。有的时候需要我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能因为人家有多大吨位,我们就要怎么做,这个不适合我们自己情况。记者:联想控股要做百年老店的话,如何搭班子、带队伍,您在管理方面有没有什么未来打算可以分享一下?

柳传志:我们这个班子里面现在这种组合其实已经有了相当长的时间,他不会像美国GE一样,韦尔奇下来,下面几个富手谁都不知道会不会被选中。我们是班子在一起磨合。领头人,第一,要有远见、有追求。第二,有心胸。心胸就在于能让大家放开说话,放开不同观点。而且有话好好地去说,所以班子里有这个氛围后,其他几位都是相当聪明的,都是打过仗,有过很多经验的人。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怎么把他们聚集起来,我现在更顾虑的就是大家在一起,能不能很好应对未来不确定性,也还是要打问号的。我觉得朱立南不但有心胸,而且格外谦虚和谨慎,这个班子现在看来我是非常满意。

Angular8

android app开发架构

android 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