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态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武汉三轮车夫义养“玻璃女孩”21载(图)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9:09:02 阅读: 来源:生态木厂家

武汉三轮车夫义养“玻璃女孩”21载(图)

图为:女儿学电脑时,老王在一旁静静守候

放学了,老王抱着女儿上三轮车,准备回家

假如你不曾保护我,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

武汉三轮车夫义养“玻璃女孩”21载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首“酒干倘卖无”风靡全国,打动了无数人。此歌出自台湾电影《搭错车》,讲述了一名拾荒老人抚养遗弃女婴的感人故事。

近日,本报记者采访了一对与《搭错车》十分相似的父女俩。这发生在江城普通市井人家的点点滴滴,比电影更能打动人心……

睡在婴儿床上的21岁女孩

王静已有21岁了,却只能睡在小小的婴儿床上。记者昨日在汉口汉兴街水仙里社区见到她时,她正靠在电脑桌前用左手费劲地挪动着鼠标。她轻轻笑笑说:“本来右手按鼠标很自如的,但半月前不小心碰到床栏杆上,又搞骨折了……”

记者仔细看她的左右两只小手,明显不一样:右手背隆起,还有些浮肿。王静说,半月前爸爸出门卖菜,她和丢丢(狗名)闹着玩,本想拍拍它的身体,一不小心右手碰到床栏杆,“当时感觉有点疼,五六天后就痛得厉害,能听到骨头错位的声响。”“没进医院治疗吗?”记者问。“习惯了,又不是第一次。断裂的骨头可以长好,但就是不能恢复原状。”现在她的手背疼痛已大大减轻。“玻璃人就是这个样子,轻易碰不得,甚至大笑都会骨折。”王静很平静地说。

大致一算,王静全身上下,已有40多处关节断裂过。在15岁前,她每年至少要骨折两次。

王静和爸爸都清晰地记得,在她14岁那年冬天,爸爸用婴儿车推她回家。她坐在椅圈内,安全带扣在腰间。眼看快到家时,推车的前轮碰到地面一道坎儿,小王静飞了出来,安全带拴住了双膝,她惊叫一声,膝关节处的骨骼断裂了。

那段日子,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足有好几个月,让骨骼重新长好,却再也不能复原。

宝宝的笑脸,老王的心颤了

“静静!静静!”上午9时40分左右,随着家养的三条小狗奔出,屋外传来喊声。

王静说:“是爸爸从菜场回来了。”

回来的是王静的养父王克俭,一位67岁的老人。现在,这位老人每天清晨5点就蹬三轮车出门,到姑嫂树的菜场帮人送菜,上午10点左右便要匆匆返回家中――女儿从婴儿床上醒来,他必须帮她梳头、洗脸,抱她上洗手间。“我在菜场每天上午蹬三四趟车,帮别人拖菜,可以挣10多元钱。”王克俭告诉记者,虽然家里吃低保,有七八百元钱,但如今女儿学电脑,要上网开销就大些,趁身体能动就出门挣一点。

上世纪80年代时,年到中年的王克俭曾过得非常安逸。他靠踩麻木一天收入百多元,也一直没有结婚,独身侍奉年过七旬的老母亲,母子俩的日子很是红火。

但1989年8月27日晚,一名弃婴的出现改变了他的生活。

那天他开麻木将客人送到同济医院门口时,发现路边围着一堆人。“谁家的伢真可怜,好像还有病历。”围观者议论纷纷。

老王停车钻进人群,见一个足月大的婴儿被布裹着,有位好心的婆婆正念叨送去孤儿院。他走到婴儿身边,小宝宝恰巧睁着圆圆的双眼,冲着他笑。老王的心顿时颤了一下,他抱起婴儿,拉开夹克,将婴儿揣进怀中。

一名路人拦住他:“这孩子身上带着病咧,怕是活不了多久才扔的。”

王克俭不为所动,将宝宝暖在胸前带回了家。他告诉别人:孩子是别人没钱治病才扔的,我年轻力壮能赚钱,肯定可以治好孩子!

三轮车上,女儿一天天长大

弃婴抱回家中,老母虽有点埋怨儿子的冲动,但还是扎好襁褓裹好婴儿。慢慢地,老人也喜欢上这个孩子。

但事情的发展并不如王克俭所料。孩子养到不过一周,小手臂竟两次骨折。老王抱着孩子到几家大医院,找有名的医生反复诊断。结果是:女婴患有侏儒症,长大后身高也不会超过80厘米。更要命的是,她还患有脆骨症,就是通常所说的“玻璃人”,稍微一碰,身体就会骨折。

诊断有如晴天霹雳,但王克俭还是心存希望,也许有天能找到神医治好孩子的病。

他给婴儿取名“王静”,意为她能够静静长大,不要好动带来骨折。

那会儿老王趁着老母还能照料孩子,拼命出外踩麻木,就是为多挣钱,给孩子治病。10多年间,为了孩子,足足花去10多万元,“那会儿买栋大房子的钱也够了。”

女儿9岁时,病没治好,老母亲却过世了。王克俭独自担起赚钱带伢的重任,他学会了帮女儿梳头、洗脸、换衣,抱女儿上洗手间。“女儿的身体太特殊,我不放心将她放在家,踩麻木时就带着。”忆及往日的艰难,王克俭也禁不住落泪。

2004年,老王按政策上交麻木,生活失去了来源。虽已年过6旬,但他仍四处找活干,做过搬运、送报员、保安等。每找一份工作,他提出的首要条件是:上午10点钟后不能干,我必须照看我的女儿。

他最后一份工作是在常青小区做保安,上的是夜班,他觉得女儿入睡后可以放心做点事。但去年9月王静进电大读书后,他就辞掉工作,尽管社区居民都舍不得他走。但他说:“我要抱女儿去上学,时间挪不开。”

对话大义王老爹――

她也可以做霍金那样的人

记者:艰难抚养王静21年,您觉得人生是不是因此而改变?

王克俭:是的。最初我以为自己能赚钱,可以治好她的病,至少能让她站起来,哪怕是自己能上个厕所。但没能够。人总是有感情的,相处久了就是割舍不下。尽管生活很艰难,但女儿成了我生活中最最重要的部分,我不可能抛下她。

记者:您今年67岁,还想过成家吗?

王克俭:不想了。我只想女儿将来能够生活得轻松一些。

记者:您说的“轻松一点”有何含义?

王克俭:她能够学到一技之长,做对社会有益的事。就算我不在人世,她到福利院去,别人也愿意照顾你。如果她在工作上表现突出,别人还会以她为榜样,向她学习。

记者:您觉得女儿聪明吗?

王:她非常聪明,也好学。小时候我们一起看电视,看到那个轮椅上叫霍金的英国人,我赶紧抱她来看,说:你也可以做这样的人。

记者:这些年一路走来,您觉得什么时候最艰难?

王克俭:是现在,还有将来。我已经67岁,老了,身体老毛病也多,生怕自己也躺在床上动不了。这两年也有过这样经历,在床上不能动弹,我暗暗流泪。但只要我有力气,我还是会设法去外面干活赚钱养女儿。我真的希望女儿能学到本领,更好地自己生活。

“我想唱一首《好汉歌》送给爸爸”

楚天都市报讯 (见习记者周蕾 记者张明泉)上帝关上一扇门,同时也会开启一扇窗。

王静有先天的不幸,而她一生最大的幸运在于,21年前,她被“爸爸”王克俭抱回了家。这位现年67岁的老爹爹,倾其一生之爱,为并无血缘关系的女儿带来了坚韧的人生。

“我想唱一首《好汉歌》送给爸爸,因为爸爸是一条真正的人间好汉。”王静说。

爸爸捡回一本字典,小王静自学了2800多个汉字

昨日,江汉区水仙里社区残联工作人员殷红卫来到王家,他告诉刚卖菜回家的王老爹:“王静在电大班上成绩非常优秀,老师常表扬她。”老人憨憨地笑:“女儿学到真本领就好,我毕竟老了……”

身高不过80厘米、稍动就会骨折的王静,去年9月正式就读中央广电大学江汉分校,学习数字媒体设计与制作专业。残联工作人员出面,免去了她每年5000多元的学费。

殷红卫告诉记者,社区一直在关心这个特殊的家庭,而小王静非常有学习天赋,她虽然未上一天学堂,但一位好心的街坊花一个星期教她学会了拼音。此后,她凭着爸爸捡回的一本字典,自学认写了2800个汉字。

由于身体骨骼多处折断变形,王静拿笔、写字只能依靠肌肉发力。别人握笔可以随手一拿,她却要分成三个步骤:将身子前倾,用手够着笔,然后换到另一只手帮忙调整握笔的姿势,最后再交给右手开始写字。

尽管步骤复杂,但她麻利迅速。5年多,家里的写字本千余本,每一面都是那么的干净、工整。她还借助残联赠送的一台电脑,自己学会了基本操作。

我要学到真本领,有一天挣钱回报我可敬的爸爸

“既兴奋但也紧张,担心跟不上课”。回忆起入大学第一天,王静脸上仍抑制不住激动。没上一天学的她踏进广电大学校门,课程都安排在周末。

课后作业要通过网络发送给老师,最初家里没装宽带,王静就到家附近的网吧摸了三天,学会了上网、发邮件。

上周末,记者走进王静的课堂,看到教室里只有8名学生。她坐在1组第一排的座位上,双手在键盘上跳跃着。她昂着头,偶尔停下来思索着……

班主任余文龙老师说:“我们开的专科班,今年学的5门课都很难,原有15名学生,现在每天来上课的只有七八名,但王静每堂课必到。她是我们班最刻苦的学生。”余老师介绍,他带的《多媒体技术》这门课程分课堂在线作业和离线作业。在线作业,电脑将现场生成分数,王静每次都是在班上最快完成,并且能得80分左右,“但她并不满足这个成绩,会反复做同一道题,直到分数显示100分,她才停手”。

51岁的陈玉仙女士最喜欢与王静坐同桌。她说:“我每天赶早来,就是为抢王静同桌这个位置,迟了就抢不到了。”

因为王静学电脑很有天赋,所以班上的同学都愿和她同桌,向她请教。陈玉仙说:“我过去曾学过打字,但是来这里上课还是觉得很难。王静经老师一点拨就通,她完成作业后常在一旁指导我,给我很大帮助。”

如今已是一家网站版主的王静说,“我喜欢电脑,我要学到真本领,有一天挣钱回报我可敬的爸爸。记得小的时候,爸爸喜欢唱那首《好汉歌》,我听多了也会唱。虽说女孩子唱这歌感觉有点‘蠢蠢’的,但是愿意从心底唱出来,唱给爸爸听,因为爸爸是一条真正的人间好汉。”

对话王静――

感情最重要 血缘没什么

记者:你和爸爸感情很深。

王静:对。爸爸是养父,但我认为血缘不代表什么,感情最重要。

记者:你现在身体状况如何?

王静:10岁前,每年最少有2次关节骨折或断裂。现在长大了,身体素质好些,我也更懂得照顾好自己,不给爸爸添更多麻烦。

记者:能不能去医院治疗?

王静:经济状况好是可以上医院。但我们家,爸爸67岁还要在外面卖菜,政府补助的钱能维持生活就不错。我不能再给爸爸添负担。

记者:老师说你学习很有天赋。

王静:也不是啊,也是很难的。去年上学期开课要学素描。别人画一幅素描图用3个小时,我的手腕和指关节脆弱,不灵活,必须用3天才能完成一幅图。

记者:可是你没上过一天学,真是不容易。

王静:还好。就是家里练习用的电脑旧了些。是残联去年赠送我家的旧电脑,有的软件装不上。我渴望能有一台新电脑。

记者:你对将来有什么想法?

王静:我就希望通过自己努力,学到本领。将来能挣钱养活爸爸。这是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望,没有他就没有我。(楚天都市报 张明泉 周蕾

萧灏)

红葱菌种植技术

订做手工旗袍

药材种植时间

如何种植中药材